药品价格能否再降?新医改这些都与你有关-手机门户

新医改已经进入第六个年头,然而从百姓的感受上,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依然存在。4月1号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“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意见”。这次中央提出的改革出发点和立足点,就是八个字——“公平可及,群众受益”。应该说,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,国家投入非常大,六年来已经累计投入4万亿元。然而,看看百姓的医疗费用总支出,却还是在增加。2008年全国医疗机构服务收费还不到1万亿(0.96万亿),2014这个数字就已经接近2.6万亿,这其中,尽管医保支付比例从40%提高到50%。国家这么大的投入,都投在了哪儿?医疗费用为什么还是感觉降不下来呢?上期节目我们说了看病难。今天,我们就来继续找一找看病贵的“难点”和“痛点”。

浙江药改动真格——百姓感受:仍欠火候

4月1日,中央提出要把“破除医院逐利机制”作为公立医院改革攻坚目标的同一天,浙江也迎来了“药价改革”一周年的日子。

一年前的4月1日,浙江省宣布,在全省范围取消公立医院“药品加成”,这一举措当时被称为新医改的破冰之旅。看病费用最主要的两大块,药费和诊疗费,取消其中的药品加成后,看病还会那么贵吗?时隔一年,我们决定再次来到浙江。

浙江省绍兴第二医院,是当地一家二级甲等医院,每天的上午,是医院门诊大厅最忙、最热闹、人最多的时候,挂号、化验、收费、取药,每个窗口都排起了队。

刚刚大学毕业的赵晓梅,每个月都要帮妈妈来医院开药,妈妈的糖尿病、高血压全靠药物控制,吃药不能间断。经常给配药的小梅,对药价变动十分敏感。

三年前,自己就每个月来医院给妈妈配药,当时,妈妈每个月仅吃药就要花费200多元,浙江医改后,自己每月取药的费用下降了30多元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许多患者对浙江公立医院,一年来的药价改革,基本肯定,但依然觉得费用没想像中便宜。

取消加成,医院改的是不是足够彻底呢?我们来到这家医院的药房进一步调查。

门诊大厅的药房门口,堆着一箱箱的药品,药剂师们正在把配送的药品入库。

浙江省绍兴第二医院药剂科主任何建平说:现在医院实行药品供应链零库存了,医院药房的所需药品,由配送公司直接送到药房,这样医院药房自己的库房面积减少,管理人员也减少了,实现了医院流程成本全部降低的目标。

何建平他们药房,原来是医院的盈利科室,不过取消加成以后,他们就不再是医院的香饽饽了。原来500多平方米的库房给了保健体检科室,300平米的药房现在一分为二,前面取药发药,后面改为临时库房。每周配送企业会来送两次药,何建平和药剂师们,除了配药,还得干些整理库房的活儿。

当时,新医改“取消药品加成”的时候,对我们医师们压力很大,药剂科从利润部门,转为成本部门,大家担心,医院会对药剂科管理减少投入。但情况正好相反,医院取消药品零利润,药剂科管理的投入反而是加大了,医院药品供应改变了原来的模式,药剂科的逐步成本降低,药师们的工作也有所减轻。新投入的自动验收机,即保证了药品的安全系数,也使医院药剂科实现自动化的配药。

一年来,药房精简掉了5个库房人员。药剂师们现在既发药,又管药,人少了,工作效率高了,药剂师们的年薪这一年平均涨了1万块钱。

药品禁止加成,原先的这块收入没了,而据我们了解,政府补贴只能补足原来加成部分的四分之一,那么医生们提高年薪的钱,又是从哪儿来的呢?

绍兴第二医院院长葛孟华解释说:我们医院的医疗费用收入,现在药品占比降到了38%左右,医疗耗材比例也只有15%左右,也就是说,取消药品加成以后,占医院收入的50%药品给去掉了,其余, 50%就是医院的治疗费、检查费、护理费等等收入。但是,只靠这些收入要提高医务人员待遇也是很难的。

葛孟华,已经在绍兴第二医院当了3年的院长。做过外科医生,也做过绍兴市卫生局副局长,三年前,他来当院长的时候,正好赶上县级医院试点改革,取消药品加成,是他工作24年以来遇到的最大难关。百姓对医疗条件的需求越来越高,不盈利,医院怎么往前走?

葛孟华说,“医院院长,实际上也是个经营管理者,医院要生存发展,没有财政更多的支持,没有医疗服务收费价格大幅调整的前提下,院长能做的只能是控制医院的所有成本,但最有效的是增加病人的来源、增加医院的服务人次”。

公立医院靠增加服务,吸引病患就诊,来提高医护人员的收入,听起来似乎是个办法,但每天八小时工作,已经几乎满负荷工作的医护人员,怎么能提供出多余的服务呢?

2015年4月26日